邓颖芝大懵冇得去越南香港娱乐八卦HopeTri

歌手邓颖芝(Vangie)跟乐队Dear Jane的主音Tim及结他手Jackal昨晨出席环保慈善活

2020-05-29探险引领

890浏览

建筑师黄泽源离开舒适区走进邻家生活创建贴地品牌


建筑师黄泽源离开舒适区走进邻家生活创建贴地品牌 建筑师黄泽源离开舒适区走进邻家生活创建贴地品牌 建筑师黄泽源离开舒适区走进邻家生活创建贴地品牌 建筑师黄泽源离开舒适区走进邻家生活创建贴地品牌 建筑师黄泽源离开舒适区走进邻家生活创建贴地品牌

世界已有很多设计师了!作品都好漂亮,那为什幺还需要多一个?黄泽源(Edmond)4年前从建筑师楼走出comfort zone,以Kickstarter开创自己设计的3D打印眼镜,他也设计了猫奴椅子,扶手有阔板及后背,犹如喵星人的栈道……

Edmond在自己的作品中,找到存在价值,他说虽然作品细眉细眼,也在创作和迎合市场中挣扎,但「自作主张」的作品,其实也可以同时生活化。世界需要经典的大师设计,也需要像Edmond一样贴近生活、带同理心的设计。

Edmond接受访问,一坐下,就给人精灵轻鬆的感觉,人也如同其作品,一样的主动活泼,带同理心,说话无深字,少用建筑及设计专业字眼,再加上他架着约10克重兼无钉无铰的3D打印眼镜,脸上没半点平时设计师和艺术家的忧愁味——有趣的更是,他像那些身兼多职的东华三院总理般,一口气派给记者3张卡片。

是否因为产品设计生活化,有这幺多「瓣数」?他却谦虚地回答:「不是!是因为自己不足。每个设计项目都要找不同专长的人合作。这就是人脉啊!」这个年轻注册建筑师想说的是,他虽然年轻创业,但建立人脉和拥有经验是很重要的。 他创业时才27、28岁,一切不是一下子变出来,需要像储蓄一样慢慢累积:「年轻人创业,一方面要累积工作经验,因为无专长,就无竞争优势;另一方面也要积累人脉,好像我做眼镜,要找视光师合作;我做人和动物一起生活的家具,要和养猫的人合作;我做健身家居长椅『X Bench』也要向健身的人了解;做装置艺术,也要找供应商呀!慢慢累积起来,就会变得得心应手。」

「好像这个暑假,我获邀参与小学生的创意夏令营,又例如最近在K11参与『K11 KULTURE INCUBATION』多元文化展的『观于远近』,都要别人认识你,才会找到你。」别人看他是一下跳出comfort zone闯蕩世界,他却说自己比起一些内地青年创业者更稳打稳扎:「我在建筑公司也做了近4年,加上summer job和读建筑硕士之前的工作,其实是做了很多年工,这都帮助我累积经验和人脉。」

最近他到上海和北京开会,发现当地的年轻创业者,勇于开拓市场,「他们找到中间人配对资金,很快就有一二千万元资本发展,下一步便过亿,公司很快就真是100人80人工作那种,而我还是不超过10个。在香港,我们确是创造了很多品牌,但大部分都没有『做大』」。

设计最大价值:生活化 富同理心

约4年前,他还在建筑师楼工作,星期日有空常去一个地方,动手做设计和装修,那便是他现在的黄泽源工作室的起点,那时他打算辞去父母讚赏的建筑师工作。「他们当时并不支持我创业的想法,不明白你为何辞去安稳、有晋升机会、年年加薪的工作,自己去开间这幺细的公司,『仔呀!人哋大公司这幺多资本,你怎和人竞争,还有呀,你的设计两下就给人抄了』。」但他最终听随自己的心,2015年离开comfort zone。

「我父母若是生意人,对我创业的看法或会好一点,但他们是打工仔、怕冒险。他们就是典型偷渡来港的那一代,1980年代,我们真的是先住在山坡木屋,在石硖尾,后来转临屋(临时房屋区),我是1985年出生的,有一妹妹和小弟,弟弟和我相差8岁,我记得他大约一两岁,我们就上公屋。我明白父母说的是真实世界,他们没有说错!」他找到工厦做工作室,解决租金贵的问题,见客就自己跑去湾仔、尖沙嘴。

Edmond常问自己,世界为何又多一个设计师黄泽源?人家的东西都够靓了,你为何要存在?他好像电影剧本中青年创业传奇般,2014年先以Kickstarter筹集资金,和视光师合作开创ITUM 3D打印眼镜,根据镜框、鼻托宽度以及镜臂长度等个人资料做出来,无关节无螺丝的超轻眼镜令人眼前一亮;接着是另一更瞩目的健身长椅,这椅在2017年米兰家俬展夺得新锐设计奖二等奖,他说:「我也是因为这次参与米兰家俬展,决定去做一些从生活出发的家具。」2017年他和拍档合作,创立「不一而作(But Yet)」,为宠物与主人结伴使用的生活家具。

但说回头,一个建筑师的工作室,第一个作品为什幺是眼镜?「设计都是从我自己的想法开始。这幺多年我真的找不到一副合适的眼镜,我脸阔,为什幺一定要我戴大小设计已定好的镜框?又好像健身长椅,我真的感到现代生活应该关注健康。我认为设计的最大价值,是生活化、同理心。」

这个暑假,当香港人都很躁动、天天拿着手机不停追看着沮丧的信息时,Edmond却忙着当小学生暑期创意夏令营的导师,「刚忙完暑期小学生活动,就是结合艺术、建筑和STEM,从不同方面让小朋友获取知识和idea,概念就像现在北欧出现的小朋友教育,不再是天天教你不同学科,而是从活动中,给予孩子相关的知识和创作,这就是生活化」。

开拓市场 vs. 集中做作品 成创业矛盾

生活化是好,但设计师品牌会否重走故路,就是贵得unaffordable?「我做的是affordable ,像我戴的这副眼镜,1499元。但的确我们无法做到低价格,做一张椅子,我们量少,价钱永远都落不到去,根本生意计唔掂数,除非你把规模做得很大,这正是我创业的矛盾,究竟努力去搞市场开拓,还是努力集中做好一件作品……」Edmond设计的眼镜不再是一个码,椅子可健身,家具可人猫共用,未来的生活化设计,能否打破都市人冷漠的邻里关係,能否打破大家每天在住所和学校或公司来回的点对点生活模式?

「我还记得,小时候住的临屋是两排屋,有一行很阔的通道,中间还有小广场,细路仔就在这些巷和广场一起玩,我细个放学,总要停下这处买零食,那处去看看,再凑细佬一齐返屋企,阿妈绝对要搵仔食饭,因为同学『乌蝇(花名)』才有PlayStation玩,有些玩具我没有便会去他们家玩,还会自己製作玩具!今天想来,这种生活空间无拘无束,或许这样也启发了我的探索勇气和创意。」

他笑说后生创业有一大优点,就是如歌手黎明说的:「计不到的,就用猜的,猜一猜最坏有多坏,如果最坏也不是太坏的话,GO。」最坏就是重返职场,那是一个救生圈。

现在的香港年轻人都说香港很灰,Edmond却藉着创业为大家带来快乐。「我想,世界上有一些东西你是即时改变不到,若你有能力就在自己岗位上做一些小改变,这是为什幺我们(黄泽源工作室团队)会去教小朋友,为何我们会做不同的活动;很多东西好像政治和制度,你未必有能力做到很大的决策,做到很大的改变,但在不同领域你都能做到一些事情。」

当许多人想移民,Edmond却说:「每个地方都有美和不美的事!我很幸运,在日本和纽约住过工作过,人人说日本好,但在日本公司工作,有很多阶级观念,很大压力,差过香港很多;又好像纽约,是够多元文化了,但也要小心去错区治安不好,他们的地铁月台和走廊真的有老鼠,而且有露宿者在车上睡觉。」

■ 给香港的话

「设计的道路,其实也是生命的探索。不应自我局限,勇于开创而进退有度,便能找到自己的小天地。」

■ Profile

黄泽源(Edmond)

建筑师、Edmond Wong Studio工作室创立人,创办多个本地小品牌,包括3D打印眼镜ITUM、「不一而作」及X Bench。毕业于中文大学建筑系硕士,约4年前辞掉建筑师工作,在工厂大厦500平方呎工作室开展自己的事业,2017年设计的X Bench获米兰家俬展Salone Satellite Award二等奖。认为家具应与生活结合,不是一味讲求风格,推出的设计均以改善生活为目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