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居 Gu Ju:【时间之流・女性书写

谷居 Gu Ju【时间之流・女性书写|肖瑞昀 个展】Time Flows: Herstories|R

2020-05-28影视奇趣

860浏览

《还愿》何老师那种「宗教神棍」,为何至今依然存在?


最近台湾的国产自製游戏《还愿》爆红,连带着游戏中的主要剧情──「因为过度迷信而导致悲剧」被很多人拿出来讨论。许多人因此嘲讽全开,顺便批评一下社会上所谓的「大师」、「上人」这类宗教领袖的荒谬现象。在科学如此发达的现代社会,宗教团体、活动却没有任何消减的迹象,甚至一些所谓的社会名人也都深信此道。

我在之前一篇文章〈我们为什幺会迷信〉提过,从演化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迷信其实是一个帮助生命生存与繁衍的合理抉择。在本篇文章中,我将从人性本身与社会的角度,去讨论为什幺台湾社会这些所谓的「宗教大师」必定遍地开花,而在可见的将来也必然会层出不穷。

意义化与秩序化

人类天生就对意义与秩序有强烈的追求,如果我们生命中有哪件事情是没有意义的,或是缺乏秩序,我们心灵就会生出不安与焦虑,而这当然是令人极端不舒服的状态。所以我们不自觉就会赋予事物意义,并跟随着某种程度的秩序,既便这样的过程再荒谬也聊胜于无。

假如你跟你的同伴在旅行中迷了路,发现你同伴手中拿了张错误的地图,这时你会怎幺办?大多数人的做法是:既然没有正确的地图,那幺拿着一张错误的地图,也好过没有地图。在一个催眠术的实验中,催眠师成功催眠了一个受测者,叫他打开一扇窗户,受测者完全服从这个命令。实验结束后受测者转醒过来,催眠师问他刚刚为什幺要打开这个窗户,受测者疑惑了一下说:「因为觉得房间太热了。」对于人的心理来说,整个世界就像一张永远做不完的填空题,我们总是不由自主的将那些空格填满,然后让整个世界看起来完整、规律而有意义。

宗教社会学家贝格尔在《神圣的帷幕》中提到,所谓的宗教,就是「用神圣的方式来进行秩序化的人类活动」,所以宗教生活的两大基本特质,就是意义化与秩序化。例如佛教净土宗的整个修行,就是反覆的诵唸「南无阿弥陀佛」,这就是一种高度稳定的秩序化行为,而也被赋予了终极意义──换取进入西方极乐世界的门票。

如果从这个角度推演下去,我们反而会得到一个惊人的结论:越是多元化的社会,反而不利于大部分人内心的幸福感。因为多元的价值观就同时表示着不确定性,我们必须花费许多精力来说服自己,我们朋友甲的基督教信仰,跟邻居乙的佛教信仰,以及我们自己的民俗信仰,都只是通往真理世界的不同途径而已,同样值得尊重;自己内心的价值观,时不时还可能受到不同价值批判的挑战。

多元化社会逼迫我们形成的观念,其实是违反我们人类的天性的,而台湾在文化上其实是融合了中国、日本、美国以及台湾本土文化,是一个高度多元化的社会,也难五花八门的宗教活动更能够大行其道,因为我们是如此的需要确定的意义与秩序。

形式才重要,而非教义

在这些所谓的宗教大师带领的活动中,我们常常会看到许许多多的仪式,在里面的人一副十分虔诚的重複某些行为,身在局外的我们看起来却多少有几分荒谬感。我们不禁要问:如此的重视这些偶像崇拜的仪式,却因此忽略了原本真正的教义,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但实际上,在日常生活中,形式主义发挥重要影响力的例子却比比皆是。

正如在之前文章〈失恋低潮走不出谷底──先行动,情感会跟上〉所提到的,我们的行为会反过来影响心理状态,当想走出情绪的低潮时,行为的改变通常是比较有效的做法。

这在宗教活动中更是如此,以台湾的民俗信仰为例,我们需要频繁的烧香拜拜,来增加内心的幸福感;我们需要各式各样的超渡、开光、安太岁,来祈福消灾,求取内心的安定感。假设全世界的佛经或是道教经典都突然失传了,对寺庙裏面的香火应该是不会有任何的影响,但是如果这些仪式都不搞了,叫大家回去专心祷念经典,会有什幺后果可想而知。对于大部分人而言,他们是不会关心什幺深刻的教义,只要有佛有神给他们拜就好。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佛教的历史,教义永远在变,不同宗派的高僧大德永远争论不休,没有一个定论,但只有一件事情是永久不变的──永远有人在寺庙烧香磕头、求取庇佑。

人心向简

在这些宗教活动中,会有一些在逻辑上接近矛盾的行为,或是贩售一些违反科学常识的物品,作为一个生活中充满科学常识的现代人,为何还是有人会去相信这些呢?

这是因为对于大部分的人而言,内心真正渴望的是少数几个简单的概念或法则,能够作为生活方式的依归、追求幸福的捷径。而越是複杂、需要深思的想法,则越难被大部分的人接受。

要说明这个,我们可以用唐朝时代的两位高僧,玄奘法师(唐三藏的原型)与禅宗六祖慧能来做对比──玄奘的佛学修为堪称举世无双,精通当时一切佛教宗派的经典与教义,而慧能只听人念过很少的几部经书而已;玄奘精通梵文、主持译经无数,而慧能则是个文盲;玄奘是海外归国学者,慧能则一生没去过多少地方;玄奘的佛学研究一思不苟、精益求精;慧能走的是大众路线,把佛学的概念与理论随意用自己的方式来诠释;玄奘搞的是最複杂的东西,慧能则提供最简单的成佛窍门。

结果呢?玄奘的「唯识宗」很快就无声无息了,而慧能的「禅宗」则发扬光大,以至于后来「禅」几乎成为佛教的代名词,因为群众需要的不是複杂的逻辑思辩,而是简单易行的便利法门──如果能够「速成」那就更好了。

在凡事讲求速成的台湾社会,各式各样「30天立即减肥」、「3个月速成美语」大行其道,那这些「心灵安定的速成班」的难道还会少吗?

偶像崇拜

在寻找人生的苦难的避风港、追求终极幸福感的道路上,最简单便捷的方式是什幺?答案呼之欲出:无条件的跟随一个所谓宗教上的「大师」、「上人」。毕竟这些都是号称所谓的「得道之人」,他们宣称已经脱离了人生的苦难、证得大道,而就像前往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一个熟门熟路的人带路总是能够少走很多弯路的。于是乎,这些大师就因应而生了。

许多人不知道,现代许多主流的宗教,包含佛教与基督教等,教义本身都是极力反对偶像崇拜的,罗马教廷甚至因此而发动过战争,死过不少人。但偶像崇拜本身乃是人的天性,在历史的洪流之中人性一再的取得胜利,既便到了今天,偶像崇拜仍然盛行于许多宗教活动中。

佛教的基础修行方法,是静坐冥想(meditation),就是所谓的「诫、定、慧」中的定,这是一个已经被现代心理学与神经科学证实,对于人的减轻压力与焦虑、忍受痛苦、提升专注力等等都非常有效的方法,而对于静坐冥想所产生神秘体验的相关纪录更是多如牛毛。个人认为许许多多佛教上所谓的「大师」,就是把信徒藉由静坐冥想所获得的好处,全都揽到自己的身上,宣称是因为自己的带领,才能让信徒们安然度过人生的苦难,往真如的大道迈进,再加上所谓的「安慰剂效应」,许许多多的信徒便死心踏地的追随这些大师了。

如果你的亲朋好友被所谓的宗教团体绑架,沉迷于所谓的大师,最好的方式绝对不是讲道理、提供科学证据,因为这些并不是重点,人的天性才是。引导着他们去接触其他比较正常的宗教,才有可能慢慢走出来。

因为沉迷于其中的人,是多幺的渴望与需要去相信这些大师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