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重若轻,开起来俐落地像轿车不像SUV─BMW X3 M40

在仔细介绍了全新世代X3的外观内装设计以及空间表现之后,接下来的重头戏,自然是小亮飞过整个欧亚大陆,

2020-06-16技术评论

294浏览

毒海回头(完结篇)‧大麻白粉齐引诱‧铁窗浪子脱离毒龙潭


毒海回头(完结篇)‧大麻白粉齐引诱‧铁窗浪子脱离毒龙潭温文达和林国威虽然来自不同地方,但生命中却拥有太多相似之处,包括他们都曾经吸过毒、曾经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送进牢房、曾经在出狱后重新吸毒,曾经二度入狱……但庆幸最终洗心革面,踏入平恩之家接受戒毒改造。在平恩之家,温文达和林国威找到了回家的路,心,也变得踏实多了。“以前总觉得内心空蕩蕩,没有依靠和寄托,但现在身心灵却充满了能量,只希望这股能量能一直持续下去,日后能以本身的经历协助更多吸毒者回归正途。”温文达进入平恩之家接受戒毒培训已经13个月,他剪了个陆军头,看起来精神奕奕,语气平和,间中带有一丝丝的腼腆,让人感觉容易亲近。来自彭亨,42岁的温文达表示,进来平恩之家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改变自己的人生。温文达的人生经历讲起来“故事性十足”,光听就很吸引人,但落在现实生活中,相信却不是光笑一笑就可以轻易带过。温文达曾经是一名吸毒者,在他15岁那年因好奇而吸了生命中第一口大麻,而这第一口大麻改写了温文达接下来的生命。年纪轻轻就缀学,靠修理冷气和烧焊来维持生计的温文达,见朋友吸大麻自己也插上一脚,“我只是好奇而已,但没料到竟然上瘾了。开始时情况并不严重,因为有工开有薪水,还足够用来购买大麻,但后来毒瘾加深,大麻不离手,我方知道情况糟糕。”第一口大麻,让温文达感觉兴奋爽快,但接下来似乎对大麻没有快感,虽然说没感觉,但一旦瘾起不抽,又会觉得混身不自在,做什幺事都提不起劲。就这样,温文达一吸就吸了十余年,从抽大麻,后因为开消越来越大,而变成大麻贩卖者。“我在1993年被警方逮捕,但因为身上并没藏有大麻,只能被怀疑是大麻毒贩,在内安法令下被扣留进入监狱,判期两年。”戒了大麻爱上白粉监狱内是三人一房,其他两名狱友也不知道从哪个管道取得白粉,在他们怂恿之下,温文达又坠入白粉深渊。开始是在狱友的游说下抽一口,嚐试过滋味就算。“没有什幺好滋味,只是吐到半条命。”在坐牢期间,原本被判2年狱期,不知怎的又增多2年,更令温文达心情跌落谷底。温文达在1997年出狱,被“调埠”到吉兰丹,然而此刻的他并没有学好,反而认为出来就好,有更多自由可以大吸特吸了,他出狱后的第一件想到的事,要如何好好享受接下来的生命。“我试过最顶级的4号粉,快乐似神仙,才吸了一个星期,觉得不太对劲,因为一不吸就心痒痒,过后我才发现原来上瘾了。说起这段回忆还真叫温文达感到心寒,因为第一口白粉是别人请的,但当你上瘾后,就没有白吃的午餐,要吸,自己得掏钱来买。钱从哪里来?不就是靠亲友寄过来给他的生活费,钱,统统买白粉吸光了。信奉上帝改变人生“调埠”期一过,温文达就回到吉隆坡,但躲在家里无所事事,他吸白粉也卖起白粉来,由于白粉道友进出家门,引起居民不安,报警又把温文达捉走了。2005年温文达被扣留在华都牙也(Batu Gajah)监狱,这所被公认为全马最有纪律的监狱让温文达重新认识自己,在这里,也进一步擦亮了温文达的生命,这一次,他也被判入狱两年。“同房的狱友信奉上帝,常与我分享圣经,同时还告诉我,要改变自己的生命不容易,除非我们相信神。”在接下来的日子,温文达生命重新洗牌,每个星期出席由监狱局举办的基督教聚会,聆听牧师讲解圣经。温文达在狱中曾经许诺,希望上帝能帮助他,如果在两年内真的可以出狱,他会跟着上帝的脚步,不再吸毒。说也奇怪,未曾接获出狱通知的温文达,就在刑满之日,在监狱4点钟关闭前的10分钟,竟然被告知要收拾行李放狱了,“我当场感恩上帝,我相信是上帝的力量把我放出来。”顺从上帝的安排,温文达在13个月前来到平恩之家,展开了戒毒和侍奉上帝的旅程。“这13个月来我感觉人生的道路不那幺好跑,但还好我相信神,让我清楚要走的方向,才不至于再度迷失自己。”在平恩之家,温文达感觉心灵层次获得提昇,他目前正积极学习如何当一名同工,以本身的力量去协助平恩之家,甚至也以一名过来人的身份去协助新进的学员。总而言之,温文达觉得这13个月以来生命是饱满和实在的,针对这一刻的感觉,他说:“我很幸福。”林国威:劫匪悔改家人支持重燃希望来自吉隆坡沙登的林国威在14岁时也是因为好奇而吸入第一口白粉,“沙登新村以前是公认的白粉区,你认识的或听说过的人,多数都和白粉扯上关係,看到其他人吸,我年纪轻轻的也好奇想学着吸一口。”第一口白粉是免费的,因为这是别人设下的饵;但在接下来的日子,就再也没有免费的白粉供应,想吸,就得自己掏钱来买。想起第一口白粉,是在害怕及紧张的心情下吸入的,第一口就吐得厉害,感觉噁心极了;但噁心归噁心,林国威还是继续吸下去,久而久之也就上瘾了。两年后,林国威从原本一口一口吸的白粉,加深至要打针才能解除毒瘾,情况甚为严重。打枪妇女出狱又遭通缉为了解瘾,就要获得白粉,而想要获得白粉就得要钱,当时已经成为道友的林国威根本就没有工作和入息,唯一找钱的方式就是与三几名道友联朋结队去打抢,打抢对象都是手无寸铁的安娣,由于对方毫无反抗之力最好对付,因此林国威与同伴的勇气就变大了,见到安娣就抢,从来不担心被逮到的问题。“那时一心就想着要抢要钱,哪还考虑那幺多,总之见对方是落单的,就成为我们下手的对象。那时真的抢了很多安娣,至于大概有多少,已经记不起来了。”1994年林国威在内安法令下被强制性宣判入狱4年,出狱之后再被“调埠”到柔佛州丰盛港。“我还以为到丰盛港会是新生命的开始,但没有想到才到步不久,就被当地新认识的道友影响又再坠入毒海。”林国威初时还在丰盛港觅得工作,在一家旅社帮头帮尾,协助清理收拾等工作,而所获得的工资几乎全部都拿来吸毒吸光了,“那儿的生活实在辛苦,我受不了就逃了回来,想不到这样反而变成通缉犯,听到风声就要藏起来,免得被警方逮捕到。”逃逃藏藏的日子大约过了半年,林国威重新被警方逮捕,而这一次,被判入狱3年。“那个时候家人对我彻底失望,对我的态度明显的冷漠,我本身也根本无法面对他们,整个生命像掏空一样,对未来只有绝望。”然而,虽然整个世界放弃了林国威,但最疼爱林国威的母亲和二姐却从来对他爱护有加,一次又一次给予林国威重生的希望。逃离平恩之家迷途知返林国威在2006年曾经进入武来岸恩青之家,结业之后于2008年1月来到平恩之家。“我自己虽然很想改变,但总觉得自己天性就不爱听教,不喜欢被约束,自我性很强。”林国威曾经一度逃离平恩之家,但在中途却突然停下脚步,颓废茫然不知何去何从,结果他在路旁坐着等周国坚牧师经过,而听取周牧师一番解说之后,他又重新踏入平恩之家。经过这一件事,林国威深切感受到戒毒虽然不难,但要持续下去却不容易,在戒毒的路途中,一定要有伙伴从旁给予鼓励,同时有伙伴和你一起走下去,那日子才会过得有质感有重量。这半年来,林国威在平恩之家最大的收获是学习到如何顺从,逐渐改变自己的生活态度,不以自己为中心,反之以大体为重。家人对林国威的改变打从内心安慰出来,这一点最叫林国威感到欣慰,“我希望我能继续改进,让家人不再为我感到忧心,只要能做到这一点,我就很开心很满足了。”4影响重坠毒网为何脱离毒海,又会再次中毒呢?根据研究指出,恢複吸毒的原因有以下几点:精神依赖:精神依赖即成瘾者称之为“心瘾”或“想瘾”,是一种心理依赖。即使躯体依赖消除了,精神依赖在较长的一段时间里却不易消除。强烈地存在着一种对毒品的心理慾望。整天沉溺于对毒品的思念之中。开始还能克制,如果处于有利环境,再加上坚强的毅力,继续克制下去,经过较长时间,心瘾逐渐淡化并最后消失,这才算彻底戒毒了。可惜,这不是轻易能做到的,有些人,在心瘾的困扰下,加上不利因素的影响,或者毅力不坚强,克制不住毒品的诱惑,会再一次成为瘾君子。旧朋友的压力:吸毒者,有的是成帮成伙的,有的与毒贩子有过千丝万缕的联繫,有的甚至是黑社会组织的成员。在急性脱瘾后,又回到原来这些旧朋友中间,受到他们的诱惑或压力,也很容易复吸。精神刺激:戒毒者脱瘾治疗后,仍然和普通人一样,会经常受到各种挫折与打击,以及其他精神刺激,如家庭的冷漠对待、社会歧视、工作问题等。他们因稳定性差,遇到这些事更易引起情绪不稳、心烦、悲观、灰心丧气、缺乏自信心,在这种情况下,重複吸毒是很有可能的。旧环境的影响:吸毒者急性戒毒后返回到原来吸毒环境,曾使用过的吸毒工具、吸毒的地方都会成为暗示物,使其触景生情,刺激患者想到毒品,由毒品想到其给自己带来的欣快感,这样又迫使他们再吸毒。错误的认识:有的成瘾者脱瘾后这样想,“戒毒这段时间太苦了,再吸一次后再决心与毒品告别吧,就这幺一次,而且刚脱瘾结束,不会成瘾的,我会完全控制自己不吸的。”结果是,吸了一次下一次决心,再吸一次又下一次决心,就这样一次又一次没有止境地吸下去。/副刊‧报导:高宝丽‧2008.08.27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