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nder Lee Chang x Vans Old

近日滑板品牌 Vans 再度和同时也是前滑板手的时尚设计师 Alexander Lee Chang

2020-06-06科技要性

410浏览

毒海救生员(上):陈进丰毒海救迷羊30年‧吃力不讨好仍自在富


毒海救生员(上):陈进丰毒海救迷羊30年‧吃力不讨好仍自在富因毒品而导致家破人亡时有所闻,最近香港青少年“索K”被捕事件亦闹得沸沸扬扬,香港政府为打击青少年吸毒问题,甚至安排缉毒犬进入学校,防止毒品流入学校。毒品已是现代社会无法根绝有隙即钻的毒瘤。许多年来因毒品而被关进牢里的“道友”不少,早年在警队服务的陈进丰为了“拯救”这一群人而不厌其烦的进出监狱做辅导,一做就是30年,30年来他就仿似黑暗中的一盏明灯,引导“道友”摆脱苦海走向光明的一头。现年73岁的他如今把重心放在培训新一代辅导员和四处演说上,比以前更加劳心劳力。甫坐下,还没开口,陈进丰老先生即一轮嘴的说:“说毒品,槟城全马数第一;讲强姦,雪兰莪州最厉害;至于抢劫攫夺,柔佛排第二。”对本土各罪案“特点”,他了如指掌。“凡是家中有人吸食软性毒品,那这一家人就惨了,因为家里像是出了一名败家子,这家人很值得同情。”他着实无奈。“有个太太打电话给我,说丈夫服食软性毒品后3天3夜不睡觉。这一点都不奇怪,这一个人只要连续吃3至6个月软性毒品,我敢打包单,他的脑袋肯定会坏掉!”他说来带丝丝的忿忿不平。“前任首相敦马哈迪在1983年向毒品宣战,当时全国只有3间戒毒所,现在26年过去了,全国的戒毒所已发展到27间,这还不包括民办或宗教团体办的。所以我敢说,打击毒品运动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他有点激动。没错,一开口即高谈阔论毒品的人,就是对毒品摸得透透彻彻的前警队人员陈进丰。陈进丰的一生,注定要和毒品结“缘”结“怨”。早年在警界服务时,他就积极反毒排毒,亦因为身份特殊可以自由进出监狱,因而一有空就到监狱探访毒犯,多了解毒犯的背景故事,追本溯源斩毒根。佛法教诲感化毒犯在70年代毒品张狂肆虐时,他更与朋友南下北上到各地的监狱和戒毒所,透过佛法教诲感化毒犯。在80年代退休之后,陈进丰更是积极投入弘法事务。吾道不孤,1997年,他联同另外2个朋友陈松高和林觉心共同创办了“佛友关怀中心”,更有计划和规模的进入监狱或戒毒所弘法。我很纳闷,进入监狱弘法虽然很伟大,但实际上,却是吃力不讨好的事,陈进丰为何有这样的能耐和心志,一走就是30个年头?“说得没错,这一路并不好走,跌跌撞撞的而且还要自掏腰包……但我要告诉大家,我所获得的却是满满的自在和富足,这正是推动我继续往前走的力量。”简单的一句话,把我的疑虑一扫而空。他更打趣的说,他太太在人前人后总是说:做甚幺事情都不必预他1份,因为呀,这个人早已经是别人的父亲了!採访这一天,是约在週一的傍晚时段,这一天正好是大家入狱弘法后每个月1次聚会的大日子,只见到来的年轻弘法朋友都一再的称陈进丰为“父亲”或“师傅”的,足见陈进丰在这个团体的地位。“这是一份讲求恆心和毅力的义务工作,很多家庭把週日视作家庭日,我们却出门和白粉道友谈天说道理,说真的,很少人可以接受。”人生有几个30年?陈进丰却是把宝贵的30年光阴都无私的奉献给跟他无关痛痒的人,他无怨无悔,有的,只是担心自己做得不够,渡不到沉沦毒海中的迷途羔羊到彼岸。台前转到幕后这30余年来,陈进丰从当初进入监狱和戒毒所弘法,到近来年因年事已高,已从台前转到幕后,专注于培训接班人,继走到监狱和戒毒所的弘法之路。“我现在主要是参与弘法人员培训工作,又或者是当中心受到其他团体邀请时,为他们讲解有关毒品的课题。”那这些年来到底栽培了多少人?“可多了!”陈进丰高兴的回答。“但是,”他语气一沉遗憾的说:“留下来的人却很少。”也难怪,能像陈进丰那幺样30年如一日不言累不言弃的人的确不多,毕竟,这份服务事业要自付开支、自备交通、自行请假,只有付出不求回报,任谁也会再三考虑。“这条路是有点孤单寂寞,培养了很多人,但当逃兵者也很多。”他垣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和事要忙,亦难怪大家不能像他那样一路走到底。但把话头一转,他望着同桌中7、8名“徒弟”,顿时又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还好也不算是完全没有接班人,你瞧瞧在座的,他们就是了,套1句广东话所说的,他们可是打死都不走啊,哈哈。”不获社会接纳重回旧路人谁无过?请给他们1个翻身的机会!笑声如洪钟的陈进丰一头栽进监狱和戒毒所弘法的世界,原因无他,他打从心底就认为,每1个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而1次错,并不代表永远会错下去,因此世人一定要给犯错者1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每个人一生下来,没有说长大后注定会犯罪而被关进监狱里,或者是吸毒被关进戒毒所,会犯错主要是因为无明,被贪嗔痴所惑。”“前任首相伯拉也提过,只有透过宗教信仰和力量,才能让错者改邪归正。而我们在做的,正是透过佛陀的教诲,渡有缘人到彼岸。”就陈进丰30余年的经验所得,今天被关进监狱和戒毒所的人,很需要宗教信仰慰藉心灵。而事实亦证明,宗教可以引领他们步回正途。惟教人痛心的是,很多前犯人或前戒毒者在改过自新重获自由之后,由于得不到家人、亲友或邻人的接纳,或没有人愿意聘请他们,而逼使他们走回旧路。“在走投无路之下,他们只有1个选择,就是重新犯罪或者再次以毒品来麻醉自己。”这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可以避免的,但现实社会就是这个模样,多吝于给人1个重生的机会。无可取代的价值30余年的弘法经验,让陈进丰的生命填满了甜酸苦辣,掀开了,每一页都是动人的故事。听陈进丰分享弘法的甜酸苦辣3天3夜也听不完,而当中最令他感觉甜美的,要数囚犯或戒毒者一看到他就犹如看到“救星”般,让他感觉自己的价值是无可被取代的。“曾经有一名戒毒者告诉我说:大哥,即使这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听你弘法你也要来哦,每週二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因为我只有在这一天可以看到你。”你感受到吗?这就是生命价值无可被取代的最佳写照。弘法人员就像一面照妖镜,在弘法人员面前,任何一个大奸大恶都会放下最狰狞的面孔,以最真诚的心来忏悔以往做过的一切坏事,“我们的到来对他们来说是抚慰了心灵,就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给他们依靠的人。”到监狱或戒毒所做辅导,陈进丰最常用上的技巧是同理心,“所谓辅导,主要是辅导他们日后再度面对人群重新面对生活的问题,从中建立起他们的自爱、自救、自量、自信和自立的心理。讲,似乎很容易,但真正施行起来,可一点都不简单。”除了引导迷途羔羊回归正途,陈进丰和佛友在需要时,也会掏腰包为因吸毒而患上爱滋病逝世的病患送上最后一程,“有时会碰上一些因为爱滋逝世的病患,一般上他们的家人都不会来领尸,在这情况下,我和一些佛友就会出钱为他们办理身后事。”防毒11方法杜绝毒品,是陈进丰一直以来的心愿。有感于毒品尤其是软性毒品是导致家破人亡的毒瘤,陈进丰以经验理出了数项方针,希望有关当局和普罗大众能尽自己的1份力量,协力割除毒瘤。1. 警方要加强肃毒组并不断检讨以最新式的行动对付毒贩,包括海陆空的运输操作。2. 内政部要严格认真地检讨在政府戒毒所行政操作的效能,并要特别关注是否有可疑处。3. 重新吸毒和患病者必须隔离并施以笞刑,更应考虑以军训来取代目前得过且过的弱势。4. 政府应下令市议会立法通过私人界和工厂,僱用行为良好且健康的前吸毒者或囚犯,以免他们因无法餬口而重投毒海。5. 释放后的前吸毒者每个月的第一週日必须到附近的警局报到并检验尿液。6. 政府应派官员到泰国考察有关对青少年远离毒品的森林开拓种植农作物计划。7. 父母要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加强亲子沟通,同时告诉他们有关毒品的害处,朋友之间的来往也务必加以留意。8. 学校应常举办毒品讲座会和作文比赛,以激发学生关注毒品带来的祸害,以免一失足成千古恨。9. 社群方面如宗亲社团也应常举办讲座会以及毒品展览会。10. 电视台可举办有关如何拒绝毒品的竞赛和创作比赛,电台可播放前吸毒者改过自新的励志故事,警惕世人之余同时也让普罗大众对戒毒者改观。11. 报章要多刊登关于毒品的评论并访问成功的戒毒者以及进入监狱或戒毒所的辅导老师,听取他们的心声。/副刊‧报导:高寳丽‧2009.07.2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