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之都米兰惊见OBEY!?不要意外,「Worldwide

由艺术家Shepard Fairey 创立的街头品牌OBEY 日前推出秋冬 ”Worldwide S

2020-07-14探险引领

384浏览

幸福是什幺?台湾与中国受访者想像大不同


幸福是什幺?

台湾47岁的吴小姐认为幸福是:「经济独立不求人、健康没状况,生活所需都可以自己来,然后有好朋友。当遇到困难时,我不需要朋友帮忙,而是自己找到解决的路,但我希望有朋友能够在旁边跟我说,你可以办得到!加油!」

上海40岁的吴先生则说:「幸福是你能给家人好的生活环境,让他们可以感受到你的关爱,同时自己也有成就感。能给家人好的生活,体现我是一个负责任、成功的人。」

在两岸先驱消费者对于幸福未来的描述中,台湾受访者虽然仍希望与亲友共好,但已明显出现独立自主的倾向,单身者的未来蓝图,甚至更明白点出一种自己照顾好自己的幸福;反观中国,幸福未来除了有能力给予家人所需,还包含得到亲友的肯定,以及与其他人比较后的卓越。

华人嚮往且逐渐发展出华人定义的独立自主——经济、生活独立且过得充实快乐,拥有专属自己的空间与时间,情感上不依附他人,思想意识上倾听自我内在的声音,追求自己所定义而非他人价值观下的幸福。儘管与欧美文化相比,华人文化定义下的幸福,仍然取决于自己与他人的互动,纯然自我的部分较少。不过,源自于家族、邻里甚至社会眼光所型塑的传统幸福价值观,正逐渐缩小範围至与家人丶好友之间的互动,台湾尤其明显。

台湾:以「探索自我」为核心定调生活

华人儒家传统的个人、家庭、朋友、邻里、社会层次结构,在台湾先驱消费者缩小家庭和朋友的亲近圈后,个人价值不再受远亲邻里眼光的框架侷限,而是直接以社会贡献证实自我存在。在龙吟研论的台湾先驱受访者中,具有「个我倾向」价值观的人以千禧世代的七、八年级生居多,其中女性将近男性的两倍,他们希望有空间、资源和财务与专业能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年纪稍长的熟龄受访者则希望放下家庭的角色责任,多参加自己有兴趣的活动,发掘自己的新社会价值。

从图一「台湾先驱消费者未来生活结构图」中,可清楚见到「个我倾向」价值观的运作。先驱消费者以探索自我为核心走出家庭,藉由与家庭外的人事物互动,重新定调自我和丰富内在心灵,先驱消费者一方面培养个人志趣、专注在自己的成长与技能的提升,在家以不成为家人的负担为目标,追求个人财务独立和身心健康;另一方面透过参与运动、志工活动等,藉由帮助他人发挥自我价值,并可顺势结交真正志同道合的伙伴。

自己的生活由自己定调,不再只是遵循社会主流的步伐,更不是为完成父母的期望而活,个我主义在华人文化中逐渐发酵成型;但希望在过程中能有家人或好友支持,对自主的追求有别于西方价值的「只要我喜欢,有什幺不可以」的纯粹个人导向。台湾先驱消费者希望在人我关係与追求自我幸福间取得平衡,跨越过往个人主义与集体/家族主义、个人取向和社会取向的二元对立状态,这或许就是台湾学者陆洛指出「折衷自我」的论点展现。

幸福是什幺?台湾与中国受访者想像大不同
图一:台湾未来生活结构图
台湾不败商机:练习一个人也能过得精采

在台湾先驱消费者的未来想像中,每一个家庭成员都有属于自己的空间,能够在家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会被打扰,同时也能有时间与家人维持良好互动。在他们想像的独处情境中,有人选择在小阳台上种花草静心;有人坐在专属自己的贵妃椅上阅读;有人则戴上耳罩式耳机,啜饮着红酒享受交响乐的壮阔。但到了家庭聚会的时刻,他们希望每个人都能放下手边的事情,一起坐在客厅里,可能是嘴里一边吃着旅行买回来的美食,一边叽叽喳喳分享着今天发生的事情。退休的妈妈聊着她今天一日城市独行侠的巷弄新发现:一个人吃饭也惬意的中餐馆;接着跟爸爸透过视讯关心女儿在台中的独居生活近况;镜头另一边,女儿兴高采烈地展示最近替猫小孩所设计的过年新衣,她说计划在爱猫园区分享甚至试卖看看。

「一个人过得精采快乐」,不单是台湾独居者的心声,也是具「个我倾向」的群居者的想望。消费者想要自在地享用一个人的盛宴,拥有安全和便利的居住空间与环境,可以单人户身分採买各类生活用品与食品,能够一个人自在地持续参与群体性的运动与活动,以及拥有完备的生活支援系统和情感支持网络。正如《独居时代》书中所提到的「单数,是新多数」,掌握新多数的消费需求,才是掌握未来商机的关键。

中国:家,是获得幸福的最小单位

相较于台湾「独倾向」的幸福未来,目前中国先驱消费者对未来幸福的期许仍显现较多的「他人导向」价值观。台湾先驱消费者的幸福观中,提到朋友和社会观感的仅有8%, 而中国有15%的先驱消费者相信幸福与朋友和社会观感相关。中国先驱消费者认为,幸福包括人际关係和睦、有真诚或志同道合的好友、同事间相互包容,还有被他人认可、不得罪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等的想法。33岁的北京张女士说:「最主要是要有健康的身体,然后要有一个幸福的家。不是我在自夸,我觉得像我现在感觉挺幸福的,因为我有老公、儿子,我的工作稳定,老公的工作也不差。跟朋友聊天,他们都说我这种生活状况是最好的。」朋友的肯定,塑造出扎扎实实的幸福感。

图二中国先驱消费者的未来生活结构图可看出,主轴是个人的角色责任与群体价值。家,是中国先驱消费者前进幸福的最小单位,家中每一成员均须齐心合力往同一方向奋斗,家庭关係和谐、生活稳健并提升物质水準、建设好下一代的美好未来是普遍出现的生活元素。换句话说,「家庭向上发展,人人有责」。为人父母者,言谈之中在在显现子女的发展,甚至是孙儿的存在,是左右自己生活幸福感的决定性指标。平稳的生活状态和优渥的物质享受,是自己与家人共享共奋斗的成果,也让内心更踏实。生活品质的改变,从有房有车、假日享受农家乐、偶尔过过小资生活、国内外旅游、买名牌不手软,有余裕尝鲜探险的尊荣,以及孩子有成就、自己有社会地位等等,都能在社会价值阶梯中标出自己的位阶和影响力,进而型塑幸福感。

换言之,自家的幸福,如果没有他人的陪衬,难以被确定。这与华人社会中的门面文化不无关係,一扇转门两面镜,门外是社会形象、门内是自我心像,有别于西方社会中个体本身的存在即是个体的价值,在中国则需要不断的与他人比较才能肯定自我的价值。正如同孙隆基在《中国文化的深层结构》书中所提到的观点:「中国人只有在两人的对应的关係中,才能对任何一方下定义。个人的精神型态与价值展现,必须在别人身上才能完成。」

幸福是什幺?台湾与中国受访者想像大不同
图二:中国未来生活的结构图
中国不败商机:我家生活一定会比别人好

典型一家三口的未来中,孩子的前景和发展仍是一家子最关注的事。打从孩子能说会走,夫妻就得轮流带孩子参加各种假日课程,或是到国内外各地旅行,希望孩子增广见闻,在不同场合都可以与人交流。孩子会读书、成绩好,父母拚了命也要让孩子上重点大学光耀门楣;小资家庭则想尽办法栽培孩子到国外读大学,补习提升孩子的英文水平,补身子增加孩子奋斗需要的体魄。对父母而言,孩子优秀的表现是脸上藏不住的得意。考量到中国的环境状况和孩子的发展,夫妻盘算着申请海外移民的可能性,许给一家人更亮丽的未来。

几乎所有中国先驱消费者都相信,15年后的生活一定比现在更好,而且流露出会比别人好,或是与一般人不一样的自信。即便表示物慾会随着年岁增长而减低,或物质非一切的先驱消费者,在描绘未来想像时,仍难掩「我或我用的东西就是不一样」的语气。因此标榜身分位阶、能产生身分认同的个性化产品与诉求至为重要,但分众必须更细緻,让使用同种产品的每位消费者,都能彰显自己与他人不同之处,否则小众扩大成群,变成一般人可及的产品后,热力必定消退。

儘管如此,还是有一成受访者盼望在长期所受的角色责任束缚中,有个暂时脱离的独自休憩时空,他们希望没有束缚、能喘息、做想做或喜欢做的事,在他们未来生活想像中的解脱有3种型态:

    单纯在心中渴望挣脱,但实际的生活仍以角色中责任为主,仅止于口头描绘想像。忙碌高压生活下的调剂品,前提是角色责任已尽,在框架中做点自己喜欢的事。藉由画出一条心里的楚河汉界,切割与他人比较,以维护自我生活的幸福感。

30岁的上海陈小姐认为,不管赚多少钱或过多好的生活,总是会碰到比自己财富与档次更高的人,不攀比、学习满足才能真正感到幸福。

未来,两岸华人家庭的幸福图像不再是一匹匹非白即黑的布料,而将是一件件合身剪裁的美丽黑底白圆点小洋装,其中,面对家庭关係与个人发展的跨世纪习题,台湾熟龄用新式生活设计解题,会比中国快上一步。


注释:「折衷自我」(陆洛,2003):意指弹性的人我关係界定,时而展现社会取向自我,时而展现个人取向自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