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淑丽为示清白 邀吴敦义城隍庙发誓

中国国民党主席吴敦义8日南下嘉义市,上午为市长参选人黄敏惠竞选总部人员进驻揭牌,下午于钰通饭店召开行

2020-08-02科技要性

635浏览

张泰山:「纪录,用满身伤换来的。」


张泰山:「纪录,用满身伤换来的。」

2,000 安,对泰山来说,只是逗点,绝非句点,用满身是伤换来许多伟大纪录,下一步,他要攀登生涯300 轰新高峰。

2,000安、250轰、1,000打点、1,000得分,张泰山在中华职棒缔造许多大纪录,18年职业生涯,很少因为伤病长期缺阵,光看帐面上数据和成绩,他俨然就是人生胜利组。

18 年职棒岁月 拚得全身是伤

棒球人生真的一帆风顺吗?泰山直摇头,「其实,我身上有很多伤,都是忍痛下场比赛。」细数泰山身上所累积的大小伤势,腰伤,让他击出内野滚地球往一垒冲刺,经常必须扶着腰下场,然后立即进休息室接受防护员按摩治疗,统一狮资浅防护员曾问资深防护员,「泰山腰部哪个部位需要按摩?」资深防护员回答,「你看他腰部有瘀青的地方就是了。」原来,泰山长期经防护员按摩腰部某个部位,按到那个部位都瘀青了。

另外,背部和膝盖旧伤也长期困扰着泰山,在击球某个角度会造成背部和膝盖不适,也是防护员照料泰山的「伤势热区」;还有,泰山的脖子好几年都无法正常转动,以及左手大拇指肿大疼痛等伤势,环顾这位为纪录而生的男人身躯,遍体麟伤,精确一点地说,泰山是用健康和岁月做交易筹码,换得现有的成就。

然而,长年下来拚得全身是伤,却有不少球迷,甚至教练对于有时候泰山没有拿出100%的拚劲往一垒冲刺颇有微词,他解释道,「所有的批评和指教我都虚心接受,但有时我的身体真的力不从心,只要觉得伤痛可以忍受,我都想下场比赛,不喜欢待在板凳上的感觉。」

泰山的岳母常对他说,「你的身体现在还可以拚,那是因为训练量大到可以压制伤势,万一你哪一天退休了,没有训练了,我担心你所有伤势都会爆发。」说个题外话,提到被误解这件事,泰山有不少故事可以说,例如刚进职棒走上打击区他习惯把球衣袖子拉得老高,然后準备给对手致命一击,当时味全龙教练团看不惯,「你还那幺年轻就想标新立异!?」泰山觉得很冤枉,「拉袖子只是放鬆调整的方式,如果没有这样做,我会觉得怪怪的,变得不会打球。」

刚进职棒还有一次泰山笑着走上打击区,嘴里哼着歌,对方捕手看不惯,「打球就打球,干嘛唱歌?」说得泰山一头雾水,他认为这样做只是自己放鬆的方式,没想到在别人眼里却是另一层解读。

不菸不酒 才能长长久久

为了延续棒球生命,泰山下了不少苦工,除了鲜少碰酒,不抽菸,饮食方面也十分讲究,例如赛前绝对不吃米饭类食物,只吃一点麵包,等到赛后再进食,担心吃太饱,导致比期间减缓活动力,影响表现。回到宿舍老婆吴静经常为泰山準备几道青菜,几乎不加盐,才不会对身体造成太负担,泰山开玩笑「不加盐的青菜不好吃耶,我每次都婆说,『妳在宿舍煮犯狠辛苦,我们去外面吃好廖,其实是想逃避吃没有盐的青菜,哈哈。」另外,睡眠品质很讲究,虽然作息的关係,很晚睡,要求自己每天睡足8小时,少一分一秒都不行。

在职棒圈闯蕩这幺久,取得非凡成就,泰山特别感谢静宜,特别是态度和做人处事的道理,让他获益良多。泰山举例,进职棒打出成绩和名气,难免有一些傲气,但他不自知,静宜经常扮演旁观者角色给他适当的提醒,才不会像断了线的风筝,恣意作为;另外,个性大剌剌的泰山,亲友到他家作客,泰山总是热情招待,有时失了礼数而不自觉,静宜常提点他,虽然大家熟识,但来者是客,基本的礼数还是要周到。

谈到另一半,泰山认为,「静宜很兇,也很严谨,从现在这个时间点来看,有她陪伴对我的事业有很大帮助,如果没有静宜,未来是怎样谁也不知道,但我觉得绝对不会比现在的生活还要好。」

下一站? 挑战300 轰!

达成2,000 安,有人问我说未来想不想进入所谓的「台湾棒球名人堂」,我觉得不要为了要有名人堂而去设名人堂,应该要等到棒球在台湾受到足够的重视,电子媒体经常来採访职棒,职棒球员有许多人瞩目,到那个时候再来谈设立台湾棒球名人堂会比较好。今年国内职棒景气有好一点,但还有努力的空间。


回顾过往18年职棒岁月,泰山认为,年轻时自己放不开,怕东怕西,如果打不好,只想着埋头苦练,根本不给自己喘息空间,「因为第一年打很好,第二年开始受不了媒体压力,经常躲在角落哭。」等到年纪渐长,想法出现微妙变化,「现在如果我打不好或陷入低潮,我就会试着到郊外踏青,完全不去想棒球的事,毕竟那都只是过程,在球场的一天就是充分享受棒球乐趣。」

职棒生涯待过味全龙、兴农牛和统一狮,比较这三个时期,泰山说,在味全打出成绩,打出知名度;在兴农则是创下许多不凡纪录;在统一则是让他重生,毕竟在兴农差一点就要转任教练,如果不是统一张开双手欢迎他,也就不会缔造这幺多大纪录,并延续棒球生命,很感念统一球团。

2,000安之后,下一个想要挑战的伟大纪录是什幺?泰山说,「当然是300轰!3,000安是未知数,但300轰是可以看到且有希望达成的目标。」对于纪录的看法,泰山认为,「我还能打好几年,不论是2,000安还是300轰,那都只是个里程碑,不是终点,等到我哪一天不能打,停下来了,最终那些数字才是这样(意指实际的数据),300轰只是让数字看起来更漂亮,更完整。」

如果几年后退休,想在哪里办隐退赛?泰山思索了一会儿回答道,「我希望在台北隐退!」原因在于,19岁那一年进职棒,泰山待的味全龙是主场在台北的球队,在味全四年期间发迹到发光发热,就连结婚也是在台北,职棒人生初始的美好记忆都在这儿,「我知道这样讲可能会让台南地区球迷失望,但我真的希望棒球人生的起点在哪,终点就在哪。」

相关文章